晴天雨,雨天晴
2018-09-19 11:26:01    《知心姐姐》 分享到:微信 更多

   文·蓝与冰

  
1.
  
  事情的起因是纸篓里一幅撕碎的画。
  
  那是我为了参加市中心动漫展的参赛作品,本来是幅很清新的画:雨后初霁的晴空下,女孩仰头微笑,眉眼里盛满了阳光。可现在,只剩半张脸的她看起来凄惨得要命。三天的心血之作就这么被付之一炬了,可奇怪的是,我心里并没有多少悲痛愤懑。我想自己一定是有点精神错乱了,惹得我这么不正常的原因就是我的同胞弟弟——秦晴同学。
  
  十五年前,老妈让我和秦晴一起降临到了人间,只是早了三分钟,我就成了姐姐。一岁,他和我抢奶瓶;五岁,他和我抢玩具;八岁,他和我抢电视遥控器……但多数结局是以他的胜利告终,爸妈总会以我没有做姐姐的样子,不懂事来批评我,却很少去调查一下“战争”的发起者是谁。偏心的老爸老妈真的是把爱的阳光都洒到了弟弟身上,可怜的我只好守着一片阴霾,似乎永远也等不来自己的晴天。
  
  明着赢不过,我就开始了暗地里整我老弟。我把他心爱的遥控车拆得七零八落,还在他的书包里放进仿真蟑螂,等着看胆小的他被吓得乱叫的傻样……可是当我把精力都放在了与秦晴斗智斗勇上的时候,却忘了关注一下自己的成绩单。当公布期末成绩时,他正数,我倒数,这时我才发现,他一声不响地用优异的成绩回了我一个响亮的巴掌。
  
  而我也早就发现爸妈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弟弟的学业上,对我却没有那么严格。所以,我再努力又有什么用,有弟弟在,我仅有的一点小成绩也会屏蔽在他的光芒下。不过,秦晴那家伙真的在娘胎里就把良好基因全都掠夺走了,我也曾为了拿到像他一样的好成绩、引起父母的关注而努力学习过一阵,可名次还是没有什么起色,到最后老师都懒得批评我,发试卷时一副爱莫能助的痛惜眼神。所有人都不重视我,那我干吗还要重视自己呢。
  
2.
  
  对于大家对弟弟的偏爱,一开始我是羡慕嫉妒,可现在已变成了无奈地接受。于是我就变成了现在这个自由自在的差生。我坐在倒数第二排,和男生们成功地打成一片,还在课堂上开小差,在每本课本的角落里都画满了动漫人物。不过,我终于发现了一个不会排斥我的世界——画漫画。我笔下的人物画得越来越有模有样,我偷偷地加入了学校的漫研社,每天都过得快乐无比。我很快被推选为副社长,并接下了重大任务——代表社团参加市中心的动漫展。可今天,我找遍了书包也没找到的那幅参展的画,却在家发现了惨遭“毒手”的它……
  
  我的画被撕了,在我家里能“行凶”的嫌疑人只有爸妈和秦晴,这说明,爸妈也许终于想起来他们还有一个女儿,终于关心了一下她的学习情况,义正言辞地撕掉了她不务正业的作品;或者是秦晴偷跑到我房间,看到这么精美绝伦的画顿时羡慕嫉妒恨,红着眼毁了这幅艺术杰作了……无论哪种情况,想想都很让人开心啊。这就是我为什么既不悲伤也不愤怒的原因。
  
3.
  
  满怀期待的我在饭桌上竖起了耳朵,可是他们的对话很快就让我彻底失望了。妈妈放下了筷子,硬生生地问:“最近成绩怎么下降了?是不是因为画画分散精力了?”
  
  我的心里敲起了鼓,但还是故作镇定地沉住气不说话。可是马上,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传入耳中:“没有。”
  
  我完全被搞懵了,抬起头才发现,爸妈的视线并没有停在我身上,他们在瞪着秦晴。妈妈的声音更高了些:“在你房间里找到你画的漫画了,马上就要大考了怎么又分心!你和你姐又不一样……”
  
  训斥声都落在了秦晴身上,我则像被罩在了真空的罐头里。真可怜啊,我仿佛看见了自己努力地讨好生活,但除了嫉妒和期盼,却什么也做不到。明明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,我和秦晴一直是亲密地依偎在一起,可是自从降临到人间,我就成了买一赠一的附赠品。委屈和难过终于无法控制地在胸腔里膨胀开来,我撑着桌子站起身:“够了!”
  
  爸妈一惊,而我的心情已经和眼里的泪水一样汹涌澎湃:“看漫画的人是我,不务正业画画的人也是我,你们的乖儿子很听话很优秀,不争气的人是我才对啊!你们应该来训我才对吧!哦,我忘了,你们才没有兴趣来训我呢!”
  
4.
  
  我趿着拖鞋就冲出了家门,“小雨!”爸妈也急了,边喊着我的名字边追了出来。我奋力开跑,很轻易地就甩掉了爸妈。
  
  我来到了离家不远的街心公园里,坐在一棵大槐树下发呆。夜真凉啊,晚风挟着月光划过皮肤。我的情绪已经渐渐平静下来,被忽视了那么久的我早就习惯了这种不公正待遇,刚才的冲动也只是一种发泄罢了。
  
  “扑通”,秦晴不知道什么时候赶到了树下,平地也能摔跤,这家伙真蠢。我灵活地跳了起来,蹲到他身边问:“没事吧?”
  
  秦晴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,在我旁边靠着树坐下了:“姐,你没事了吧?”
  
  “我能有什么事!”我站起身叉着腰说。
  
  秦晴抬头看看我说:“我真羡慕你啊,这么快就又精神焕发斗志勃勃了。我每次考试失败,要难过好几天才会缓回来。和你一比我可真丢脸,你倒像个男孩子一样坚强乐观,我反而像一个小姑娘一样,因为一点小事会纠结那么久。”
  
  我笑道:“这算什么啊,应该是我羡慕你的好成绩才对吧,羡慕得都要疯掉了。”
  
  秦晴抬摇摇头,手里扔着一颗石子,抛起又落下。他目光看向远方低声地说:“你疯掉了还可以当个漫画家,其实我一直都很羡慕你,你自由洒脱,可我真的很累。”
  
  他的语调很寂寞,我转过头,很认真地望向他。我曾一直仰望着的弟弟就缩在我身边,安静地说,他羡慕我。
  
5.
  
  偷偷拿走我的画的人是秦晴,因为他也有和我一样的爱好,却只能背着爸妈进行。他拿我画的画去临摹,却被爸妈发现了,一怒之下将它“毁尸灭迹”。
  
  那个傍晚,我拉着秦晴回家,明明是他出来找我安慰我的,可一路上却是他在不停地向我说着心事。之前的自己因为嫉妒他得到的偏爱多,每次他向我搭话时我只会甩给他冷脸看,身为双胞胎的我们还是第一次这样谈心。秦晴低声说:“别怪爸妈,其实他们只是想让咱们走最适合的道路,希望你能轻松快乐地做自己喜欢的事,所以把关于学业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了,姐。”
  
  秦晴哑着嗓子叫我的那一声“姐”,让我忽然有点想哭。是啊,我差点忘记了,我在班里和同学开心地说笑时,他总是伏在课桌上背公式和古文;我拿着画笔画喜欢的人物时,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计算书上的习题。我从没考虑过他身上的压力有多重,却还在说羡慕他得到的关心。
  
  我们低声交谈着慢慢往回走,橘黄色的路灯映着两个小小的身影。我们决定回去和爸妈好好商讨一番,我们不要走父母认为最适合的道路,而要走自己认为最合适的道路。而且,我终于发现,没有晴天,雨季只会漫长得让人心生厌倦;没有雨季,晴空也永远不会显得那样弥足珍贵。
  
  编辑:金萱

最新评论

  • 验证码: